第366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翻到最后,是奴役的数目,留给陆宁的,有男奴十三人,女奴十九人,看其名讳,原本刘氏女眷,被发为奴的有四人,一妻二妾,另一个却是一直寄居在刘志才府上的侄女,已经被刘志才过继为女,便也倒霉被贬为私婢,而刘志才的两个妾侍和几名婢女,都在别苑居住,正妻甘氏,倒是一直住在城中府邸。

疯彪手下的四大金刚绝非等闲之辈,先不说虎、豹、狼那三个狠角,单说现在这个阿狗,五年前那可是中港市混混界里的一哥,打败混混界无敌手。

饭菜端齐了摆在桌上,澄澄兴奋的叫了起来,眼前的菜肴无一不是色泽诱人香气扑鼻的,林昆趁机又笑着对林昆说:“咱说好了哈,如果这顿饭你吃的满意,那你就得原谅我,总这么板着一张脸,我怕你长皱纹。”

小楚澄说完,便开始大声的喊道:“苏有朋……苏有朋你快过来,我介绍我的超人爸爸给你认识!”

翌日清晨,我是被一阵吵闹声给吵醒的。睡的迷迷瞪瞪的时候耳朵里就钻进了奇怪的喊声。“咋啦?”我打着哈欠问道,看了看外面的天空,云层微红像是刚刚日出没多久。

林昆摸摸澄澄的头,笑着道:“放心吧,儿子,只要有爸爸在,谁敢打你的注意,不管他是谁,即便是天王老子,爸爸也绝对要他好看的!”

小楚澄道:“对啊。”林昆劝说道:“依爸爸看啊,还是算了吧,要等那些叔叔阿姨都吃完了,咱爷俩估计都饿瘪了。”

林昆的脑门顿时嗡的一声就大了,这小子之前就要拜他为师,被他果断的拒绝了,现在都被人打成这副德行了,还惦记着拜师这事儿呢!

熟睡的祝明朗在不久之后突然停止了打鼾,他睁开了眼睛,注视着侧躺微微蜷缩着身子的女武神,看到了她睫毛上挂着的些许晶莹……心中不由发出一声轻叹。虽然两人走肾不走心,但祝明朗还是有些惋惜的。

中年男道士抬起脚在一堆的相机碎片中间拨弄了两下,找到了相机的SD卡,然后用脚狠狠的碾了下去,一张方方正正的SD卡马上变的粉碎。

这时,地上突然一道虚影闪过,一道暗红色的身影蹦蹦跳跳的就跳到了林昆的肩膀上,周围的人也包括林昆在内,都忍不住的一声惊呼,本以为是遇见老鼠了,当看到这身影蹿上了林昆的肩头,又都以为是松鼠。

就听‘砰’的一声闷响,声音不是很大,但声势铿锵有力,就好像是专业的足球运动员,一脚踢在了足球上的声音,阿狗立时应声闷哼,喉咙里一阵干咸,胸腔里一阵憋闷,同时整个身体踉跄的就向后倒退。



然而,不等他把枪拔出来,迎面的车窗玻璃就已经被击碎,子弹穿透了挡风玻璃,在他的脑袋上开了一个血洞,脑浆子与血水一起喷出......

他有两个徒弟,一个是阿玉,一个是阿华。阿华多年前战死了,如今只剩下阿玉一个,他把她当成亲女儿。

……那是女人的三围!而且,从女警察那尴尬的表情里,三角眼还惊讶的看出,对面这个二流子一样的家伙居然全猜对了,这让三角眼很是怀疑女警察和林昆的关系,这两人是不是之前就有一腿子呢,否则他怎么会知道的如此详细?

这一幕立刻就被习惯察言观色的王宝乐注意到,别看他置身于人群中,可他始终关心自己的考核成绩,时刻留意老师所在的地方,这才看出了不对劲。

酒店外的大街上熙熙攘攘,他拉着衣衫不整的珍妮就近跑到了一条巷子里,这时身后的几个人已经追出了酒店,紧跟着他们就追进了巷子里。

在部队里的时候,林昆凭借着自身骨子里的韧性,无论什么都要求做到最好,再加上自身的天赋摆在那儿,所以成了漠北军区狼牙军团的兵王,但是退伍之后在生活和事业上,他还真没那股子韧劲儿了,通俗点说就是没上进心,有吃有喝有地方住有车开有老婆有儿子,这就够了。

“我可警告你,这车你想怎么改都不关我的事,但你可别去参加什么地下赛车,要是落到了我手里,肯定不会轻饶你。”沈曼严肃的警告道。

林昆心里满意,下车直接掏出一张大红票塞给保安,把这保安直接乐的心里开了花儿,一旁的张大壮夫妇却在心里暗骂林昆大头,那可是一百块钱啊!

此时二黑坐在车里,一双眼睛瞪得溜圆,点点的月光在他的眼眶中汇聚,可此刻却是毫无生机可言,因为他的头上有着一个大血窟窿,腥红的鲜血依旧在汩汩地向外流,染红了他的大半边脸,他的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,另外的一只手摸向腰间,腰间别着一把手枪。

“高深莫测啊!”半晌之后,柳道斌深吸口气,顿时就觉得王宝乐这里能成为特招,绝非侥幸,实在是他在王宝乐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特质。

只是被弹的坐了一腚墩儿,林昆心里也知道澄澄肯定没事,笑着说:“没事就好,以后走路多注意点,别毛毛躁躁的。”

王宝乐自己都觉得这一次自黑的很彻底了,有的没的,只要是不好的,他都加入进去了,只是事情的发展,让他再次惊掉了下巴。

胖子听到这里奇怪地问道:“那和这个图案有什么关系?”“别打岔。”珠子抽了口烟继续说道,“当时除了出土的几件宝贝之外,他们居然还因为一个外国收藏家的要求,挖了一具棺材出土!”

沈曼皱着鼻子冲烟圈挥了下手,烟圈顿时散了,她一副颇为无奈的样子看着林昆道:“我说你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着急担心呢,你们打的可是我们局长的弟弟!”

林昆看着迎面走来的韩心,眼神中闪过一抹疑惑,“这妮子去冯佳慧家干嘛?”

“可是……”佳慧,这世界上没什么可是,喜欢就去追喽。”韩心忽然话锋一转,“当然了,我也不是那么随便不懂得矜持的女生,这绝对是我的第一次。”

“若是五年内,始终无法考入上院,那么就只能离开道院了。”听到前方学姐说到考核,王宝乐更为留心,四周的众人,也都如此。

“女的吧?”余志坚继续猥琐笑着问。“昂!”林昆笑着道。“漂亮吧?”“……”林昆白了一眼余志坚,道:“替我照看好澄澄,我看余叔书房里的灯还亮着,你也过去解释下今天晚上的事,别让他操心了。”

她的主母本是喊甘氏,突然回神,要说她和甘氏,本是主仆,现今却同为婢女,这种身份转换,对她也是煎熬,在人后她仍然以主母对甘氏,但在人前,却是要同等身份,这令她很有心理负担。

“那你为啥收他?”余志坚笑着道。“嗨,你可不知道这小子死缠烂打的劲儿,搁你身上你都能把他丢进浑河里喂鱼。”林昆笑着说。